发新话题
打印

霸占与依恋

霸占与依恋

  五年之后的一天,当我与舒宁在一个小雨天中打着伞悠然漫步,行至校园的" j$ A; |7 F! o  u$ k
无人之处时,我瞥见她眼中深情的目光,一阵冲动之下,突然扔掉伞,搂住她开
- C/ A5 h3 O3 p0 z4 v3 p始激吻。2 @: J' M5 u% g6 ?9 v5 ~% a

$ \6 y2 P4 a4 ]9 b! H3 s  21岁的第一次接吻也许是太过青涩,没过两分锺舒宁就推开,而且还笑得' {. U; ?) [! |, p9 H5 o
弯了腰:「笑什么?」我有些恼火。
) ?) x" K$ g8 u4 ~% X  Z
$ j. s  u* u8 V0 `# ?  「没什么,一直想象和你接吻会是什么样子。没想到……格格格。」舒宁再9 \( _" U% z2 e: l% D. u; j* J$ h7 \
次娇笑起来。
6 d8 [* A" j8 \7 a# k; E
. T0 q/ s0 W& Y/ R9 ]1 c' H6 O5 x  第一次的接吻发生在我们一个月来的第三次见面中,在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+ F: e" a! F& G3 C0 Z
。五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多少有些尴尬,大学头两年的寒暑假,我们俩几乎没怎
$ p( \8 j' F1 u( y  w么在一起聚过,所以那次见面的时候除了聊老乡和高中同学的近况,两人竟差点  q$ H. j! a$ x# ?
找不着别的话题,最后便围着校园南区的人造湖走了一圈又一圈,晚风轻轻地吹" A8 S& X* Z- A, [$ j, f
拂着舒宁腮边的几缕发丝,她漆黑的瞳仁中荡漾着一丝微微的笑意,但我却因为* G7 }; I: s9 c2 E2 T1 h6 B9 n
猜不透她心中的想法而异常沮丧。
  K2 L4 ^, m& A# ~; ]
% `& g( w" k3 n6 ~+ s# t  高二时那个「成人教育」事件,恍然如一个不真实的梦,与现实一点关系也/ W6 [2 `, R' U1 k4 \& S8 R
靠不上。我也绝不敢轻易地提起孙海滨。那一次之后,她多次被同学看见和孙海
* c* |/ y5 }% y& Z滨在学校后门的荒山上搂搂抱抱,老师感到很棘手,只好把此事告诉了她妈。她
) J/ S: T9 i1 K  r1 V+ T5 `妈非常恼火,竟在市局找到关系,不知下了什么套,在高三开学没几天,就把孙" I1 e) O# G/ _& P
海滨送去少管所了。
4 {6 K$ V, R# w/ V
6 F: _+ m5 y! k0 H' d  不用想象,从高二开始,她对我就非常地冷淡,直到毕业典礼的时候,她才; h! p3 f  w, L2 _/ y/ b
开口和我说话,约我去她家里吃个便饭,我找了个借口没有去,晚上,却在她家
8 Q6 V8 G1 w, Y7 d的窗前徘徊了很久。
9 a$ B- d6 Q9 \& \/ \  J
  f# a8 W! h' J2 _  大四的第二次见面,就更为仓促了。当时舒宁也没打电话,和五六个女同学/ `; q* L6 O( I
在南京逛了一整天的商场,到了晚上8点半,才给我打电话,让我给她们安排住
1 S5 R5 Q  B8 y处。我费尽周折才安排下几个疯疯癫癫的丫头,本想和舒宁在校园里走一走,没' x) C) V" N3 t& X7 W4 k6 C9 T
想到又有个女同学突然发起高烧来,等挂完点滴,把那个生病的丫头搀回借住的$ G8 A6 r" X* E4 W  b
女生宿舍后,一看手机,已经后半夜了。$ F) D* k/ F% m% S1 l2 w( }) r

3 A9 p: [# h  O+ a  S! F. a  到了第三次她再来,傻瓜也能猜得出她的意思,两人的关系就差一层窗户纸/ J' _( Q0 Y7 Y$ @! [. U3 B
了。我们的忆旧谈话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两个时间的节点:从小学到高二之前,从4 A4 Y: }+ C$ I& ]4 H
高三毕业到现在。中间的空白谁也绝口不提。
( @! [, `. z1 F$ [# h; F+ E: ?: \; ^! N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9 {' P  L  J& o

: `7 U( D- H, T% d* u: j+ Z  两辆出租车一先一后地下了环城高速,就像大四第三次与舒宁散步时的那种- c! h0 ~' h! T& j; }- S0 ]0 L
心情,隐约中期待中什么,又怕受到意外的伤害,我的心跳开始剧烈加快。
$ [" S* z2 o5 ~: N0 u# [9 p! \" I8 u4 G! }+ K
  出租车司机施放开始表现出他捉奸高手的一面来:「这一片多数是一些简易1 J; Q- P& }- Y7 X1 J) Z
酒店,我猜你老婆可能要在这一片找一家酒店与他开房。你第一次绝对不能惊动7 l" U* N; I% Z$ T" {4 d
他们,我看你连相机也没带,这样你就取不到铁证了,明白吗,哥们?」
" P7 M# v4 K2 f6 C1 c% b) \, ^9 V7 D% v( Y5 ?
  我点点头。这个家伙,也许可以来我的市调公司,做一个部门经理估计是胜% y$ \2 y, [5 M" s$ N+ }* t  k
任的。
- q% ?" D8 T: E
% B0 Z" `$ F. \7 S  「现在我要提醒你,绝对不能冲动。要是他们开到一家酒店,一会儿我先下
# z6 p! E, B5 @  }车,到大堂跟着他们。等他们开了房,进了房间,我给你个短信,你再进来。」' H4 S( O. U* n" e' l

; l+ [+ K1 B7 }# ~8 C& x+ A  舒宁和别的男人开房?施放嘴里这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却让我如五雷轰顶:1 R7 |9 n$ q& k6 t% {) w
我怎么了?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?新婚娇妻和别人开房,我可以无动于衷吗) Y# j2 s, w6 O; U5 T% }) ~  ~. x

- U2 _4 F7 T8 |/ \2 p
" @/ A: k/ R" k2 [- F  「怎么样才能不冲动呢?」我眼神迷惘,喃喃自语道。( N3 [9 [7 G, b$ n; W

  }$ p$ R' ?. `2 q  所谓冲动,是指神经受到刺激引起的兴奋性心理与生理反应。第一次由孙海
+ d" L( w/ p; r3 f" K2 }滨与我的准女友舒宁联合出演的成人教育片,竟然让少不经事的我在极度冲动之
1 J0 R: q' [0 {* q( z& D. O下当着孙海滨的面射精,这第二次由某男与我的现任娇妻所出演的成人教育片,* g1 a" y3 k# _3 E# @" l4 q
也许将是一场肉体活报剧的形式,作为观众的我,如何能克制住更强、更为复杂7 W6 r  @* _8 F9 I: M4 U2 [
的心理与生理冲动呢?! q5 u# n- d/ t8 H( {, _( C) ?
4 a  Q( b7 k9 ^9 L
  单从生理上来说,一想到舒宁娇嫩多汁而又异常敏感的生殖器官即将与一个. M  S, y. e; e' u: G; L
陌生的男性阳具完整地结合,这种刺激就将拷问我的忍受极限,而从心理上来说,( Y, V3 x/ V9 W0 V; S* _
新婚一年的娇妻即被她的情人压在身下蹂躏,内射,我却只能无助地旁观,甚至
+ U; r9 O5 }2 `, f6 T+ s" `要接受一种屈辱的教育,这种极度压抑之下的兴奋,或者曰性错乱,一定堪与当
0 p+ {% Q9 g3 J$ Z7 |4 R5 p/ r! z时我与舒宁的恋爱时那种感受相媲美。6 Y9 j: R  O1 m0 \

9 ^  |+ f: R# h" C$ z* a: C! a" q  我和她真正的恋爱还是始于毕业后、工作前,在我父亲的安排下,我们俩双
' K0 P( W) B8 \* {3 [1 K6 N* l) G双进了京,在报到之前,一个多月的长假让我们可以充分享受爱情的甜蜜。只不( ^5 k" Z8 Y5 Q9 u3 W
过每一次与她接吻之后,回到家里,一定要在晚上与她通话,一面漫无边际地扯
  ]4 B7 ]1 G4 m( k; E& c, @6 i4 q+ N着「爱我」、「爱你」的车轱轳话,一面聚精会神地听着耳机内的每一丝异常动$ U+ h5 ?6 K' t9 }% V' q
静。如果真的觉察到她的喘气开始不均匀,或者是突然传来孙海滨的声音,我知
" e1 A; t8 ^2 `1 `8 `1 }, p0 L5 l道,疯狂手淫的时间到了。
9 ]* f) M2 {! g* }3 C7 G, s& N- E5 |' E+ G% b
  还记得当时墙上挂着一幅放到到20寸的舒宁小照,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调5 {" H& ^& M) B6 O+ _) z, X
皮的微笑,有些婴儿肥的肉乎乎的小脸蛋,一对若隐若现的小酒窝,唇红齿白,
  P( t1 [% L8 l& K) L芳华绝代,肌肤亦可称得上吹弹可破。那身白色的连衣裙,上身的雪纺修饰透露
  o+ V' O% F  N9 o& E9 N出小女人的妩媚,下面的伞状裙摆则蕴含着小女生的清纯可爱。我妈妈每次进来
: y  X# O" [' f* S都要爱怜地看上半天,却压根不会想象,她儿子与未来的儿媳在买裙子之后出了8 l( a) y# b4 }! q
商场的一番对话:「穿上这件衣服,你就是我最纯洁的小天使!」: ?8 x# g* T+ ~. E; L
$ ?6 c* T% `! E% q! c
  「宝,你真的觉得我很纯洁?不要让外表的假象蒙蔽了你的双眼啊。」舒宁( w4 x  g9 z: @8 T4 B. l4 o0 e- ~
仿佛有些累了,淡淡地说道。" J% t4 a; e$ f3 z4 q

, K, c8 E, f1 m9 X# [  「当然!」我走过去环住她的腰。* ^! q( h: Z! d/ g1 ~/ v- ?
( i* ]! f3 ^/ |! v% S) v+ @
  舒宁突然紧张起来,她轻轻地挣脱了我的拥抱,飞快地扫我一眼,垂下头:0 v( @" L6 e8 D4 G
「孙海滨和我……还有一些交往……」
9 {' F5 y8 U+ M- L/ H" T, R& [7 g9 D2 T
  我心里一沉:回来后曾经和这个家伙打过两次照面,他骑着一个大军挎,大
% d0 Z4 I0 F+ b. W4 ?脑门剃得青青的,还莫名奇妙地点了几个淡淡的戒点,一身黑色的衣衫,显得十& f# K% f4 Q. g! j7 d: Y
分精壮与彪汉,注视着我的时候,黑色的双眸中像有熊熊燃烧的两团烈火,两人: M- Q& W3 f/ N" k' n4 l
对视了数秒种,他向我打了个招呼,便呼啸而去。: i* G, a! ?; m5 G7 D# O

$ s/ P, c0 I# V" Z' d6 P6 H; l  「怎么样的交往?」我努力压抑着声音中的颤抖,双手握拳又放松,反复数* Q" Z  J( c# t
次。
; z  o! U$ X4 c
' B- P! Q- @9 Q9 `. Z, z- X0 e  舒宁扬起脸,任晚风吹拂着她迷人的短发:「庆庆,给我一段时间,我会结6 u4 j  M" `& \3 E
束这个关系。」
4 `6 x. b0 K$ W6 K, V
! o2 ]/ j7 C6 d) U  她的声音非常沉着,让我也慢慢地镇定下来。另外,我不无惊奇地发现,扬
/ S$ H" A2 E- ?) i起下巴的舒宁,从下颌到香腮的线条格外地清秀,不同于正面直观的那种圆润,
) P) J. m8 w5 S3 l  {% q, a竟给人一种烟视媚行的秀美感受。. ^1 ?( e0 u9 E* k; C/ |- _

  U2 x3 w5 Z. P$ J  「我相信你,因为我相信我们俩的爱情。」
' _& q) G4 N: y- j0 Z2 y. _6 {6 P% L# w) _& l) `
  「好!」舒宁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,她也不想继续这个令她尴尬的话题,2 H( R) x: e7 C" `9 Y  M& R: ~" h
挽起我的胳膊,「走,我们一起去划船吧!」
3 m2 d# \5 o& W' I5 V, t( i% b5 g9 c( G' x0 [
  老家的清水河已经改造成公园,但河水还是当年的那份缠绵,垂柳还是当年1 X. ?, X0 q+ v+ }7 d( y9 n
的那种风情,晃悠悠的小船上,深埋在心底的从小学到初中一直相伴厮守的情份,
' A' [+ E; w% G1 l6 L0 W/ d3 S3 W" p重新萌发。, T% s* X6 K. y1 I" `' b3 _) Q* t
6 Q  g5 Y/ |& C$ {8 {% }
  我们必然地要走向爱情,走向婚姻,中间也许会有一些弯路,但社会、家庭、, Q4 a8 D5 B+ U, \6 ~
现实,诸种因素的合力无比强大,黑暗中的另类感情只能慢慢地熄灭。唯有当事  A: q* p, S7 d: W
人知道,那种暴烈的情欲风暴慢慢平歇之后,心中的废墟是如何的一片凄惨。所
4 \; z2 E1 q1 d9 k% D" X- y以当我再一次深深地吻上舒宁,她的眼角慢慢泌出一丝泪花,我不问也可想象:
; K3 V9 D$ ?9 `  S舒宁此时正在想着「他」孤独而倔强的背景。; d8 B. ~' ^& ^/ H
9 S! }4 c' X2 k$ l5 H4 w& {
  「庆庆,有一个假设,仅仅是假设。假如有这样一个姑娘,虽然一直爱着她
+ }9 |2 t. y( w2 y2 _$ Y的情郎,却因为曾经给一个坏蛋这样的承诺:每一次和她的爱人接吻,晚上就必" y8 [( W4 R6 l& ~2 [
须……献身给那个坏蛋,直到她与她的情郎结婚为止,你会怎么样……看那个姑& ~7 E/ F! o8 D
娘?」
' k$ Y* J3 z  F" u' t
& T. o4 g6 g8 [! R! n; e( [  舒宁闭着眼躺在我怀里,身子绷得紧紧的,雪白的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,长
  X; d" |, A3 D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。
* g- o9 u. C( G+ ^  {
+ n, c' {  q5 W4 C& v  「如果那个坏蛋是非法地霸占了她,她应该果断地结束那种关系。」
- \  _6 Q' T% |, B6 E# B# g; q4 o- {# Y( G* L4 J9 \$ v9 M
  「可是现实是很复杂的,也许那个姑娘在被坏蛋霸占以后,身不由已地爱上
0 [1 Y% w+ V# Z! r5 q# z# U了他,你还会给那个可怜的女孩一个机会吗?」
% L4 s6 W0 a$ c# u
" z: n# B+ l. N! p  「那她为什么不选择在一条船上,躺在她情人的怀里时,当她对她情郎的爱" y9 W- G1 ]) ?$ S  Y
超过了对那个坏蛋的依恋时,毅然结束那种关系呢?」* _* i/ k* R7 ^, q5 v
2 c3 U& F5 k; Q. O5 _+ c% l3 E! w
  舒宁雪白的小脸蹭地飞上一缕红晕,一翻身从我怀里爬了起来,娇羞难耐之) `' }/ {' {" V) |
下,双手捂住了脸,向我嚷道:「你乱猜!!不理你了,人家只是假设……我再
0 H: }/ q# X7 k& G5 Z* Z不想见到你了!」! O6 W. E$ Q4 K, ^% t
* X, g4 p$ V3 M4 U
  「宁宁……我知道你说的是谁……」我低声说道。: J1 S# k) B) T, d5 R5 p% G# {) N" \
1 |& }2 i3 s# b2 [
  舒宁晃了一下,被窥破真相后少女的羞耻之心几乎让她无地自容:「我不想
' b* d) n5 m8 f4 A% v3 T/ C活了!我真的不想活了!你逼我,我爸妈也逼我,孙海滨也逼我,我欠你们什么
4 q" Z2 o" ?. m, z了!是不是只有我死了,你们才会放过我!」- p& b- x* \) h% n( d
$ w/ K/ d! P1 E9 v
  随着船的剧烈晃动,舒宁的世界仿佛也开始倾覆。
' Q: x8 V* g- O( q# U  z2 ~9 x1 W& m" I; e9 d
  我还坐在船头上,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舒宁突然纵身一跃跳下河去。* A7 K7 ~3 ^) f: q9 h5 |
& W. t) M% Q& }1 F
  「舒宁……」8 k2 O8 a, F( i
5 k6 D" t& r% d' X7 j& y
  我脑子一下子晕了,没有舒宁,这个世界对于我还有什么意思?我马上也翻: i& D1 D- v" w6 ]# S1 L& k6 |
身跳下河去。, x7 h( ~% A  A; m$ n+ g4 U

# y8 `" c5 f8 b( c5 t& N$ r; }$ [  两分锺后,在一个僻静的小河弯,我和舒宁才止住疯笑。那条河只有半米多
- g1 Q: z% c5 s深,我们俩人除了喝上几口脏水,什么悲剧性的结果也没有发生。
6 e5 P* O9 r( v' Y, q( Z
  A" z8 l( y6 ^) s0 H1 Y" g  「把衣服脱了吧,洒一会,太阳这么猛,一会就干了。」我一面说着,一面
; r" ~5 f1 G5 V7 a手脚并用地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。
$ S" W5 t  i3 }* j) ]. S& Q. Z& n4 _/ `$ N6 u
  舒宁突然非常羞涩,轻轻地摇摇头。* f+ A* U# }! w7 Q# g7 p
/ P; t3 T. o; ^5 S# S+ G
  浸透了河水的连衣裙,把她美好的身段显露无疑。削瘦的双肩,丰挺的酥胸,
  y3 y6 K3 e  U- t: t纤纤的细腰,笔挺的双腿,宛若一座爱神迷人的雕像。  t: v: n# m  a2 H5 w

4 h2 g% n# \0 G( Z7 V* I/ s  「不许看!」舒宁的脸更红了,在我贪婪的眼光打量下,她非常不自在,并
0 L. u; h3 T! s  G下意识地压了压裙角。
3 X! S( X, K" j! y6 m3 Q
' ?, d$ x/ T3 G6 D1 N9 x2 X/ \* N: l  我一把搂住了她,再次吻上她的双唇。
8 v3 ~9 a2 Q$ \% ]0 ~! L& E  \- R
  「我问你,你会给那个女孩一次机会吗?」许久之后,舒宁再次扯出那个对
$ k& R1 Y0 \  z. o5 _6 \1 o她来说显然十分要紧的话题。
( ]. ?5 }- Y! n4 C) C/ l7 s4 w) ]( y- X% R2 d2 w7 P
  「你说假设,我也是就着假设来说的,既然是回到现实中,我作为一个男人,6 w8 a$ A# [3 m( D
必须面对,其实也没有什么权衡的,如果非要以这种方式来证明我对你的爱……
" ~7 l! ?1 A1 D) U4 Z, }6 }我愿意。」2 i; o; M4 W$ H
0 w; o" w& F% c6 Q
  「你愿意,你能够面对吗?你怀里的这个肉体,晚上……会献给他?」舒宁' k- z1 b3 t1 w- _+ B' I( [* o
在我耳边低语。% w( t9 S7 i, u7 j5 N1 d

% C  r( Z! a  u- D* T9 h  「如果是你心甘情愿的……」同样难堪的我,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挤出这句话
6 ^$ ?: e5 ^) g: w' ~; b2 x1 ^0 A
& n  n1 G6 _, z/ e8 J1 s" E& n* F
  「呀,情浓之际……这个可不好界定哎……嘻嘻……」舒宁斜着眼,目光里
: G* l3 J( H- f' ^( w. a充满了一种妖艳的风情。$ ~7 Z7 k6 f% L  v8 i2 |- c' j

& C) L+ `/ P  t3 ]  「你是个小妖精!」我愣了一下,随即心头火起,双手在炽炽燃烧的情欲之: l$ d2 S+ X, |( ^" @. P( }
火中,再也控制不住,一下子摸到她的禁处:「给他,也要给我!」
1 Q# D5 e- A; w& |2 O( c
3 R8 N( k* ]1 b2 }! ]/ ^4 U  「我就是想看一下,你爱的到底是我的肉体,还是我的心!」- t8 B2 d( V* z$ s
; l) S) R3 y$ {; i0 F
  娇羞不胜的舒宁笑着躲闪开。一种异样的气氛在我和她之间铺展开来。; j* Q8 J4 ]8 {  U0 K8 {

8 U6 {9 U1 M5 Y  我再一次恶狠狠地扑了上去,把她压在地上:「我就是不甘,晚上你还得给: W7 p- C) k8 a  J1 d3 Z
孙海滨!你将来可是我的妻子!」
2 `( x1 r" h- t1 U1 Z& s: M( i3 ~- C" F/ V) E' g, N
  被我压在身底的舒宁双臂也紧紧地搂住了我:「我的爱,我的爱!我一直就
. _5 H, X8 o+ `2 ?; C深爱着你,所以我一定会嫁给你呀!」( i1 Q* b1 t# y* x2 T
5 n! r1 f" x7 G% L1 M3 I+ B! J; R
  「我现在就要!」我双目如火,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舒宁的小裤裤里。
7 |4 L) U$ }7 ^7 F
, z- i: f9 G% w; g& r- ]0 K  「亲爱的,等我们结了婚,我天天都是你的!」舒宁坚决地制止了我进一步
; M- b, H- [: q的动作。
& A' Y& c( C/ t7 j
2 m+ f8 E' f7 Z; L) X- V# R! L0 {  「可你晚上……」
7 s3 m  P6 b8 ~6 d. v
2 J- f( t5 v7 i  一想到她的禁处连摸都不让我摸,却会在晚上被孙海滨那样暴烈地蹂躏,甚; N5 \8 Z# t- D% y: {
至还……还会「丢」,我的阳具就膨胀得难以忍受。
3 [+ g# \; \1 ^/ l$ _6 t" h6 {: g" c1 o. q9 S6 Z& m$ ?( H0 Q6 {
  「人家答应你……今晚……不会主动给他!」' F3 {* _. ?. ]# Y! W, \! X
: n/ j+ A6 r8 ~: ~+ I( ^3 Y
  说完此话,满面羞色的舒宁就别转了脸,不敢看我。此时身上的美人,酥胸
# h: H! |7 z  B. z; X起伏,吐气如兰,令我不禁浮想翩翩:也许就在今晚,不,一定就要今晚,同样
1 ^4 c; x. B. \0 \3 z6 b, v; o) m的舒宁,以同样的身姿,被精壮如虎的孙海滨压在身下,唯一不同的是她身上片- l* r$ [2 S+ H9 t& |/ ~
缕不着,香滑如脂的雪白肉体与孙海滨肌肤相关,酥胸顶处,两朵迎风昂首的娇
+ D# q4 d1 i8 L; f& ~* Z7 R* d嫩红樱桃待他采缬,任他品尝……
) {) k6 k4 t5 G2 J; c
9 e! H( y+ O- ?: E& F$ A( U  一时间我心痛彻骨:「可如果他非要……」
+ h8 D' D: z- ~% \
" B; ?. q2 A) q, j  「我和他之间也是存在着真实的爱情的。你知道吗?就是孙海滨不断地逼着- M7 Z- D+ D1 s  Y
我,要我和你谈恋爱,我才连着一个月找你三次……哼,不是他这么逼我,你压! ]( f; W% A: W7 l7 E" _
根得不到我……如果他非要强上,如果他非要……」舒宁转过脸来,一双黑葡萄
5 E  Q$ ]" }) V6 M; ^一样水灵灵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我,在无限的柔情中突然冒出一丝调皮的微笑,$ m  h1 K  y2 m; y
「庆庆,你就把我的肉体当作是给他的谢礼,请他收下……」6 @  R4 M  m% ]7 }! ^% \! ]. M
- V* r9 L- v/ F( U- E4 W$ W
  她呵着热气的这么一句玩笑话,一下子几乎击溃了我的承受极限,我搂住舒5 i+ d' n$ O0 S, C7 w
宁的玉体,一阵冲动之下,差一点狂泄出来!* R! |7 w- T- p' A3 x$ [$ J+ z' X

$ B2 \/ F. [4 ~+ N& f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* k1 x" N( u/ ~

+ U# B' R# v+ X/ q+ k; M  所谓冲动,我只能这么理解,它是对于我们生活中各种文明规则的挑战。) \4 h2 e1 J7 k4 x. ~  y& v

2 d( g. z4 O/ S0 q  眼睁睁地看着舒宁与那个白面奶油小生从出租车上下来,进了一家貌似三四
) l* l; u$ L" _% e, l" u5 V0 W8 d' O星级的中档酒店,我提醒自己:冲动是魔鬼,我必须把握好时机,在那个该死的
2 U) h! r# y. j9 ?" P8 \) h家伙爬到舒宁赤裸娇躯上为所欲为的时候,再闯入进去,方能终止舒宁与他进一( M! K, t  f& U& @" h6 C) g- w/ ~- m4 X
步的来往,提前或太迟,只能遵守我与妻子达成的协议,让她与他春风数度。
, Y' ^" b$ j: j- s" x& z1 b, K8 a" \$ c; N
  施放看了我一眼,干笑了两声,又板起脸,正色说道:「哥们,要挺住!我
9 _; ^- k- x9 B9 p) x& U先下去了,你等我短信。你的手机号是多少?」
" `$ r3 k! b, V6 ?+ k% a! ^$ T$ N  a1 H( n2 Q
  我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他。
/ v4 I, J7 }3 ]: K5 L1 S! y3 R* \0 b: \+ G9 k5 Y9 p
  「你还真是一个老板?这市场调查是做什么的?不是查婚外情的吧?」$ a5 g- E: }5 k+ E) ~% L6 [

- l" v  I4 _+ p. a% L  「不是,是帮一些大公司做各类产品的调研访谈。」$ d* r: w6 R- `/ U/ |( l  |
4 `- ^) _" ?  R8 O9 K5 M
  施放又看了一眼,小心地收藏起来:「哥们,我觉得跟你有缘份,而且肯定
" A8 M" e, F# w% d# r4 D* q6 J不浅。这回我不拉活了,一定得帮我兄弟出这口气!」
" J6 f* m* f+ Q' X* K' A
9 I0 B3 o5 M7 o3 d5 ~) U  然后他把车停好,熄了火,拔出钥匙,鬼鬼祟祟地下了车,与舒宁他们前后( v6 }9 d' k$ N3 M, @" k, _1 F
脚地进了酒店。
( j) {$ j6 W4 r% V  i% Q4 V
( R& P( x( _; @  我把头无力地仰靠在车座上,拿出手机,等着他的短信。4 k7 Q# }0 e/ M& S/ w  o

) O; s. I2 y0 v- d  没三四分锺,他回来了,隔着车窗跟我说:「刘总,你媳妇和那个男的在大3 A& ^% n4 u; B% E" d
厅边上的咖啡屋里聊天呐!啧,看上去还挺亲热的,」他顿了顿,「我说了你可
* X! N: q9 e& s" ?( W得挺住,他们俩肯定有奸情,刚那男的搂着你媳妇亲嘴呢!」
5 F) n" @% p) T+ a, r) L( X' q
$ k# M# q: ~8 m* f  D; ]# l9 M  我看着酒店的大门,脸色肯定很吓人,非常奇怪的是,嘴里有股说不出的铁
2 |: E, `) W% I9 T  h% g( n7 ~锈之味,令我一时间感到异常的烦闷。
+ u# i! I8 Q! W: Z5 h1 S' Y* s6 Q/ s& V0 y; E- ~5 @
  「我要是一直在大堂,保不齐他们会怀疑我,最好是在咖啡屋里找个座,就
; y- q. o0 T/ L8 W% R0 V; `' i在他们俩旁边,他们绝对不会有防备。」2 _( n3 a/ Y3 W% g& Y

2 [* E2 k1 ?( Y3 z2 H" o8 J3 w' m  「行!」
; l1 L2 s% m1 ]( D: k8 I+ w/ [4 d& u, J) D5 h
  「嘿嘿,那儿可不是免费的。」* ]' ?( g+ Q( n. m$ q
% f' E2 [+ n4 i9 d* G
  「哦,不好意思,」我急忙掏出钱夹子,抽出五六张百元钞票,「算上车费
5 A3 A2 s* g; S8 l和误工费,多的您不用找了。」3 i7 ?# w$ r: d$ |0 `1 d/ g

7 n1 S6 o! E: G  施放拿起钱,犹豫了一下,看看我,又递了回来:「刘总,我其实也是念过
; @% n0 l8 R+ ]本科的,原来是一家国企的库管员,单位破产,下岗后一直没找到工作,您看,3 P& R  ^: v9 L
就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,让您见笑了。  N9 ~/ c% _( A) g# C. Y- W
6 ^( |% V3 o- ]7 u
  我想贸然问一句,您那儿缺人手吗?如果是您说的那些业务性质,您能不能' _8 D+ A0 |; i$ v) i- Y; `
给我一个机会,试试我的水平?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的大学生,基本功还算是比较; q& I0 R! j- `+ Z- G  s
扎实的,大学的统计学知识我用了好多年,虽然那些书本上的知识可能有些老化,: [, |/ h, w! k
但基本概念不会有什么变化的。
3 k3 @  ~) c) k7 J
! k3 _9 c& ]1 u, v8 w  现在不就是电脑化吗?我魔兽玩的比我儿子都好。再说,哪个单位不得有人9 c- R: K: H: K
专门负责跟人打交道?我感觉您那公司的性质,可能更需要我这样的人,兴许我
* x) D" K( R% E& I% n+ ]3 t5 M7 k能帮帮您。」: a$ w: ~9 b  a; w* g% S
5 o( e( B; m2 D4 L/ Z2 O8 s: k8 C; P- P
  我上下打量一眼施放,油滑确实油滑,但好像还真残留了一丝曾经体面生活
0 u* g3 S7 O, S, }  h的影子。也许他并不适合在市场部任职,不过办公室做个行政,处理处理我的私
- Z& H/ N9 J5 _- \3 Q3 n& j) W事应该是没问题的。# ~3 N' U8 U8 v

# {# F, U% S: T  「你不觉得知道我媳妇这点丑事,会影响我接受你的求职?」& v0 Z, ]$ C' j" A8 O

& P& z$ `: v- W; Y* t+ A. e  「怎么会!这事总会有人知道,你可能最需要一个人协助您把它捂严实、把: V: {* E( t9 S2 ?
它处理好。」
+ O3 d. W6 }/ V; [, g! i- r* u* b$ |4 P4 V% M; Q
  我沉吟了一阵,又向他出了个难题:「可是……你这么帮我,我就说实话了# B' V$ K1 i# O/ v- f
啊。我以后会天天面对你。这事总有了的时候,我不想每天面对你的时候,就老, d! ^+ W; h/ K# [2 o! T
是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事啊!」1 z) A9 B+ w3 r
8 B3 I! u0 x4 d4 `5 b5 T3 p$ E
  施放突然想起什么,向我摆手示意了一下,又快速返回酒店,没过两分锺复' u" [+ p5 L) C3 I8 J$ y' \
又再次回来,只是脸上多了一点惊讶之色:「可能就咱刚才说话的功夫儿,那男" d& K! l# C7 n# `6 X2 R
的已经走了,就你媳妇一个人还在那儿喝咖啡呢!」
& [- ], R. ~7 k# \  G
3 V% \5 i+ c2 A+ w; o4 \  他四周张望了一下,半蹲着身子指着酒店大门外一名正在招手打车的男子:3 H# i2 P9 C3 z% M/ o$ m+ c
「就他!差点没看见!」) K( [: V3 A" R; \' X1 x
' T2 m7 s' A8 k- \$ x5 j
  「我们一会儿跟上他。」分开了最好,我不由地动了收拾他一顿的念头。
+ \/ Q6 q+ @6 I& d. n. m# z4 t8 |7 c6 U: L1 k  f+ A/ q
  「刘总……是不是你媳妇有所觉察?看她那喝咖啡的样子,好像在摆一出空
" d7 f# h* z2 E8 F! R城计……」施放摇摇头,还是服从了我的命令,钻进了车里。5 [% u1 ?! J5 n) h  u8 u+ o6 Z

0 z4 T: s, E5 K1 B& [" T: G% o  舒宁到底想做什么呢?我也非常纳罕。5 j# N* f6 P* v  j$ L& }( z
0 B* Q9 Q& r% ]$ E
  那名刚刚亲吻完我妻子的高个男子,很快就乘上一辆出租车,离开饭店。6 s$ n8 W$ n8 L3 ?3 z0 ^

- O% c& B) t0 [! V. x% @  施放也不紧不慢地启动了车子,跟了上去。
# w$ F  Y& d/ ?# j  ]  W8 Q% h5 K  _3 ?' n2 T$ _( S
  前面那辆出租车在一个亮着红灯的路口,停在了并线拐弯的外道上,我们的# Q0 W+ x8 R* B2 T
车子在同一车道的三辆车之后,刚刚变回绿灯后,那车子刚一拐弯,就在街口停6 G% E8 K& ~: q# ]* D
了下来。那个高个男子钻出出租车,又返身跑回刚才的直行道上,再次打上一辆- S2 ]' l, l, m& e/ c$ L
出租车。我们傻了,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辆车子绝尘而去。1 J3 {/ C, d. Z$ j6 A

2 u6 C8 n& @# ~3 t, d3 T7 y  「快回刚才那家酒店!」我急了。
5 f  z1 F3 A- Z' i8 s; v5 R& n
% ]* g. x; B. ]: O  「没用,你媳妇儿一准离开了,他们约了一个新地儿,在那儿办事!」
! v4 ^' h$ M7 T9 C) p, G4 p$ ]- r' a8 V# ~% k
  我脑子嗡地一声:舒宁这一次真的要红杏出墙了!" p  o+ [1 |  ?; P9 `( t

3 ]% O2 S( R( d  「我让你快点回去!」9 C- B( Y: i7 i

- L' ^1 G0 E  e8 G  「好吧,不过我说了你可别不信,等我们到了那家酒店的时候,你媳妇保不
" F# ]" ~( |  P8 `7 c2 ?齐已经在另一家酒店被那男的脱光了裤子干得哭爹喊娘的了!」施放异常沮丧,) I( F9 w3 `  O3 N- [% Z, d2 Q
还哀叹一声,「这样的女人,上一次可真爽!反正你也不会招我了,呵呵,我过7 s* C4 d' O( j- t- n+ W, j
过口瘾也就不怕你生气了!她那双腿可真紧!还有那小圆屁股,却要让那个小白
. ?7 T8 K; P* z* P脸的大鸡巴给遭贱了!」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