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魔淫之宴

魔淫之宴

魔淫之宴" J* U6 \: A5 L" m
6 V( D! P' e& i7 A0 V* K# S
, q% F9 u' U; }, M
  走廊上响起了生硬的高跟鞋声,已经可以看见背脊挺直,大步走向前的千鹤! d4 V9 D8 s( |! l) p7 Q- T
的身影。2 |- ^' K' N" Y/ R
4 d" v; ]% E! ~5 r5 i+ M" v
  「欢迎回来。」
' y* u; L: n+ x( {
- W8 l& E; u7 H6 y5 s1 z  入口处一字站开的业务部全体大声的喊着。接受男性社员所有的注目礼,千
% }. F; z1 R* }; `5 H5 \鹤满足的微笑着。
5 t  o& l) y+ O% u  n9 R$ W
& C  z* i" s% }- @' ?  所有男人的视线就像被钉住一般,一直落在往主任办公室走去的千鹤身上,
: |7 b0 p" j/ Z. G) }0 T6 N8 O千鹤现在正要去向主任报告今天商谈交易的成果。' R( I. T0 K* l! O0 j+ O
1 ?3 u) O. O* J# x9 g5 s* b6 N
  两手撑在主任的办公桌上,千鹤挑衅似的说话态度,流览着文书报舌的主任
$ H: T3 A& D& D6 d8 R9 K3 U/ K宫舞抬起了头,一脸的笑意。
: B3 }& t! o1 C2 x; N! J
1 t/ C# c0 v6 u& B9 z: {  虽被称为工作之鬼,但对工作以外的所有事物毫无能力可言的宫舞,居然在( m& _8 p+ G1 X+ v
公司里笑了,真是难得又珍贵的画面。1 b# r* L& o( J' B, [/ r
8 ]4 e/ F8 b/ J3 n
  只是看着千鹤,宫舞就满面的笑容。看到这一幕,我的胃翻搅着,心中却好* z0 O' O9 U8 B; m0 K
像有什麽重物渐渐沉落。. h8 `9 [" l2 M2 i
$ {' S# r- V: I8 Q
  这麽说来,难道那个流言是真的妈?千鹤和宫舞正在交往的流言,大约一个
7 p% e: ^. @4 ]% a% f5 O; }月前,业务部的所有人就开始谈论着这则八卦。
* x5 y- ]8 b& E& l% J6 R! f0 @7 |: g2 d1 g
  像是在加班的夜里被其他部门的人看到两人抱在一起,或是千鹤坐在宫舞车
. ^7 T1 \& y7 i& J1 C# N内的助手席上一起到爱情宾馆去,诸如此类的流言。
0 d! f4 p2 K9 u6 M: A3 n7 D
( j3 Z% N5 {# g; b9 f9 ]$ k! ^  我当然是不相信。
" m6 @! Q$ n0 f' O  i# i" u: D. Y0 r( j* Z& o6 ^+ h4 C" `
  千鹤一点都不适合宫舞那种无趣的男人,能够待在千鹤身边的男人只有我而) i8 r3 E: {! e' l" }
已。0 c' x# x: C) \5 W7 J( ~, K& g6 }
, q- q% `8 F  M( e9 {
  我和宫舞是同期的社员,所以有意无意的总是会被人拿来比较,个性南辕北3 K/ e3 L  g0 Q& q8 d( c
辙也是原因之一。
$ S; g" A! m, U% e4 S
7 p  h2 u, j+ i- p2 p  生来就讨厌认输的我,最不愿的就是输给宫舞。$ E- Q& x0 E8 {' s$ t! y% u8 L

; Y' z) S* C0 O, v% ~  宫舞的父亲是公司里的重要人物,而我却必须隐藏父亲的职业,就像是对比
; \* P' G0 d% a- r一样。) }0 n/ C% l* r6 I! W+ g4 \
% I$ O# B) A7 N
  但如果是比较工作上的能力,那我可是非常有自信的。自从进入公司以来,& g* l9 ?% R( L" }* s1 r
我所拿到的契约书就比宫舞多上许多。/ J' A# `; u% s3 z/ ^2 I
0 c0 U' t+ m6 a: O$ W, X
  但就家世而言,当然就是宫舞吃香。虽然是同期进入公司,但宫舞现在已经
; t8 y  q/ I% Q5 U; [成为我的上司了。* u& Q( t: K9 k$ ~% l3 `+ f

/ G( I6 q% i1 H% p) k  我感到一股视线,一转过头,原来是秘书课的阪木麻由美在看着我,她正送* Z2 Z' j$ j9 M) b' w9 o
来营业部的文件。: ~" I6 E& p2 V

+ p6 X% c3 H3 {+ p- |$ [) Y  抱着巨大的牛皮纸袋,麻由美的眼睛里燃着嫉妒的火光,大概是看到我注视, q  `) U9 u" d7 \
着千鹤的背影吧。
: i1 m" z. R3 h% C6 o
1 w: S  R! c  d+ a! c) j3 v1 T2 P  千鹤和麻由美一样都有抓住男人眼光的魅力。9 s7 H# i; y" M5 p, q& A9 X5 z
1 N: H" q' ^) u1 M) s( {/ ?/ z
  她们两个人也是同年进入公司,比起我和宫舞,她们身上值得比较的地方就; Q4 W- m: X: Q
更多了。
# q- d1 u. _3 g0 L: j& x% Z
2 Z3 O5 h" h# O  千鹤的阳光魅力和麻由美的阴柔魅力正好形成反比。比起千鹤的天真活泼浪
( R* Q4 i) c1 l' v+ z( }  J漫,麻由美的阴郁柔美也有其魅力。9 v( u* b% Q  B( {3 {# E

8 n' V: f9 Z) g  男人们就好像发现砂糖的蚂蚁,群体的围向千鹤与麻由美身边。这其中,也% f$ W3 d0 @% w+ s/ p9 ?1 t
包含了我和宫舞。" W; L3 w- T1 j& ~. {& [

# m4 J* M. E) B2 P3 }  当我知道除了工作之外对什麽都没兴趣的宫舞对千鹤怀有好感时,的确是感
0 W+ |' u5 D  F' u到意外。, O) q' j' \8 U7 ?$ ]
9 H2 b0 G) ~  _/ {% ?2 u
  当时麻由美已经是我的囊中物了。
: z; `; L6 f) Z6 M9 ^
3 l* O& `( p2 g) A' i  当然我是很想得到千鹤,但宫舞的出现,却让我越来越想得到她。
' T5 i+ D; Z( f6 p  |* Y# `$ [8 G  `3 v
  我知道自己的欲望很深,但只要是男人就会想抱尽天下的所有美女,所以我9 y' b- o: g8 D. _% T. ?
也只是正视自己的欲望罢了。* k. {! u# U! a3 d
! B7 T1 S" d5 i2 ]% a5 c+ ]+ A# `
  千鹤终於对主任-宫舞报告完所有的商谈的成果,走回自己的座位上。
6 {; Y0 R7 U1 ~7 Y& U2 a- A1 x  Y" p1 G2 T1 k
  千鹤的脚步声从我的背後通过时,我算准时机将椅子滑出去。
' I7 ?! _; Z9 g7 K1 E# X1 ~+ _: H) t0 u/ l/ u
  没有注意到的千鹤惊叫一声顺势倒在我的膝上。男性同事无不以羡慕的眼光6 t3 c2 S, {0 Y. o7 s  O4 M
瞪着我。; M$ S- p/ N$ K

+ g& L/ @7 I% B* y$ @  「啊啊,抱歉、抱歉,你没事吧?」$ B5 Y$ a5 U9 h
; R; V) p- ~% e% u8 t
  我用只有千鹤听的到的音量,在她耳边夸张的赔罪着。  I5 O' h3 j- P% g  J. @% r
" M2 Z+ P# P  c, E6 q; e4 \
  直到昨天都会回我一句「笨蛋」或是「变态」然後赏我一巴掌的千鹤,今天% [: z* O4 E6 D+ z" Z2 d9 k
却没有什麽太大的反应。5 h& ^6 H* U( Z0 L
# w0 A( U1 t5 ?2 M
  「真是抱歉。」
+ U4 R$ t% C  v# N0 O; n3 @& v" n" }6 X
  千鹤冷漠的回了我一句。
0 \) ?4 v: S3 V( |- ?5 F$ U5 `( ~0 k+ s$ R0 `6 ]" o5 C
  是我的玩笑开的太过份了吗?但千鹤似乎没有生气,只是说话的口气好像是2 j# l9 M7 p) L: U  c
受了威胁般。& k- g2 K) D* z; C% ~
( g: x; @* L8 A$ T- Q9 A
  那个高傲的千鹤会被要胁……难道是针对我。
; [) \2 i' ^3 F' n" Y/ p: N: y, }7 u1 [
  为什麽?
$ R2 i1 B4 G. E/ y
2 u& B# ]; i& l, a5 `& Y+ e, I  千鹤走回自己的座位上,开始敲着电脑的键盘。她的侧脸还是那麽高傲,是
+ A5 w, L$ _8 ?- P' }) Y" Z因为感觉到我的视线吗?1 b% w* {* {1 x2 J1 ]- P
% B! c* c' L! z+ C: q
  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。
# p: ~$ q8 @. s- `! A2 b9 q: r* Y4 G, v6 N0 F0 c
  我的视线漫不经心的游移在办公室的各个角落,最後落在宫舞转过头的办公4 Q  H) Z8 O. f4 v2 x; b
桌上。
6 q1 k, v! S; G2 K' `3 ]5 G: z( h2 R
  办公室里的空气逐渐凝重了起来,我再度看向千鹤,她好像想逃避什麽似的
6 l+ _+ N" A8 W( c& A! m. z猛敲着键盘。# |% O) m4 E9 ?# \4 R

0 |$ K# Y- b. N0 |5 K5 v" S  在安静的办公室中,千鹤的打字声却不合常理的大声。
- E' H+ d, e. |* \! N
) a# f3 K  k6 @7 k7 J+ o) ~* r  在一连串的打字声中,千鹤站了起来,就好像受不了我的视线一般,千鹤离, O8 V. G6 K; v6 W' W, p
开了办公室走到走廊上,我跟在千鹤身後追了出去。4 R7 _* a7 Q& V
, k$ R( N& X; b; X
  知道我追来的千鹤,便转身走入茶水间。我立即也跟了进去,千鹤靠在墙壁# A/ O& L2 T* O# V- o- @
上,不自觉的发抖。* u- n: f  J8 \1 r
% Q% F2 k/ X" M+ ~
  「到底是怎麽了?」( p0 s( b/ Z# g6 _  H1 x5 w; O+ `" |7 ]
% ]: o0 h7 f5 F, _( `- i( d
  我跟千鹤与其说是同事,其实早就踏出进一步的关系了。我们约会过几次,
- [; Q1 j, \- @) `4 n( S也接吻过。
1 j. j- m6 O$ ^( F: d$ @8 z
# L0 ~  f5 _0 Y& ~  所以,我完全没有信过她和宫舞的流言,但我眼前的千鹤却好像正被一个莽
3 W" H% ]- i" F: S- P汉袭击似的瑟缩颤抖着。
$ R1 ]; ?% G2 R5 F' ^) i& q' z2 h* Z: e& u- h- Y9 B- z* C/ R
  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?」( N" v* q( v* u5 e; M6 |1 A

9 k: X9 b, ]  k3 _  我轻碰着千鹤的肩膀,再问了一次。
! z+ S" S. G: r2 X* i/ e" z1 D/ c9 s- Y; q" ]
  「不要!」2 W# f  N9 r& I

' U) H, }. K1 w, e  M  千鹤转过身推开我的手,用一种很嫌恶不耻的目光看着我。" d) b6 T, J; B7 x3 \8 t

! t* u' x9 ?' \' I  R  「别碰我!」
3 S9 x& `+ {4 ^! r1 D
6 F. Q# s' x! Z2 [2 v% A( F0 x  就像碰到什麽滚烫的东西,我倏地收回手。

TOP

发新话题